石景山培智中央学园特教教师,死了就能够不做

来源:http://www.rogerddwin.com 作者:中小学 人气:125 发布时间:2019-11-07
摘要:张洁 近日,杭州下城区教育局家长分校在家长、学生和老师当中进行了一次调研,得出的结论令人深思:传统家长会,对多数家长来说,是一场如坐针毡的“批斗会”;对学生来说,是

  张洁

  近日,杭州下城区教育局家长分校在家长、学生和老师当中进行了一次调研,得出的结论令人深思:传统家长会,对多数家长来说,是一场如坐针毡的“批斗会”;对学生来说,是老师和爸妈在一起开的“阴谋会”;对老师来说,则被迫面临“讲者劳累,听者乏味”的尴尬处境。

  □耳东每

  特殊教育

  家长会变脸,迫在眉睫。在昨日举行的下城区家庭教育年会上,记者发现,家长会也可以玩出很多新花样。

  江西3名小学生因未完成作业相约跳楼,于是关于“课业负担逼死孩童”的民间骂声再一次指向学校、指向说“这是个偶然事件”的校长,以及中国的教育制度。后三者有责任吗?有,但在这个具体的事件中并没有很多人想当然的那么重。

  石景山培智中心学校

  家长会变身“班书”发布会

  分析从《江南都市报》的稿件开始,其中提到了三个五年级的小学生的跳楼原因,是为了“三小时量”的作业。从“19日上午,因为没有写完学校布置的作业……都没有去上学”的语句可以推导出,这些作业应该是布置给周末,而她们在周一上午没有上课也正是为了赶这些作业。一个周末三小时的作业算不算多,这个可以根据其同学的普遍反映来作出一个判断。关键问题在于,由此引发“三小时量”的作业是否会是一个“致死量”?更应该追究的是,“跳楼死了就可以不用做作业”这个怪诞逻辑究竟来自哪里?

  个人简介:张洁,石景山培智中心学校教师,2005毕业于联大特殊教育学院,一直担任班主任和语文教师工作。每天都是带着一份好心情投入到工作中,以平和的心态,真诚的对待每一位残疾孩子。8年的教育经历虽然短暂,但她倾注了满腔的师爱,挖掘潜质,竭尽师责,育人育心,师生之间有了水乳交融的情感。曾获得首都十大教育新闻人物、北京市“紫禁杯”优秀班主任、石景山区师德标兵、青年教学能手、教育系统优秀共产党员、青年岗位标兵、十佳班主任。

  杭州东园小学五年级班主任周剑,直接将这学期期中的家长会改成了“班书”发布会。“我们班的‘班书’叫《蚂蚁文集》,作者是全班学生,里面的文章出自他们的小练笔、随笔、读书笔记,是他们自认为最得意的作品。”周剑的如此介绍,让原本战战兢兢的爸爸妈妈也得意起来。这本“班书”还得到了杭州教科所副所长韩似萍的赞同:“现在家长与孩子普遍缺乏沟通,这本‘班书’是帮家长读懂孩子。” 

  所以,暂缓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学校和教育制度。学校和教育制度固然不是完善的,但几代过来人似乎也几乎没有因为作业完成不了而跳楼的行为(不排除当时信息不畅的因素)。中国的教育内容和国外相比,的确缺少一些诸如“死亡教育”、“灾难教育”、“性教育”等课程,但相信也不可能在课堂中流露出“跳楼可以解决一切困扰”的思想。更大程度来说,孩子脑海中的这种“一了百了”的思维,更有可能来自家庭时间——比如电视剧或者漫画等途径。而对于未成年人人生观、价值观的培养,家庭教育显然比学校课堂教育更能起到作用。

  教育感言:作为一名特教教师,我们对学生不仅要充满爱心,而且要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专业素养去挖掘学生的潜质,为学生规划人生的蓝图。

  青蓝小学则提出了“九有模式”,家长会上“人人有第一,个个有最好”的评价表彰,让家长看到希望;春蕾中学要求各班级展示的图片、资料中,一定要有每个学生的身影。

  《三字经》曰:“子不教,父之过;教不严,师之堕。”教育不仅仅是懂得数理化,更是懂得生命、懂得生活,这些是家庭和学校共同努力的结果。这个案例需要提醒我们的是,时刻注意儿童的心理安全,教师当注意,家长更要尽心。

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中小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石景山培智中央学园特教教师,死了就能够不做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火资讯